湖北省收藏家協會酒文化委員會會長陳鐵錘:老酒的收藏與玩味

時間:2016-07-09 18:57:42         

 


初識陳鐵錘,是在2014年10月,中國酒業協會文化委員會成立大會在山西太原舉行,陳鐵錘作為酒類收藏界的資深人士出席此次會議。“老酒值得收藏與玩味,酒雖然是老的,但對于酒文化的創新發展,它卻能夠發揮重要作用。”陳鐵錘的觀點令人耳目一新。時隔大半年之后,老酒收藏市場進一步升溫,中國名酒收藏產品經中國酒業協會正式發布,著名老酒收藏和拍賣公司歌德盈香收購“也買酒”,種種跡象表明,酒類收藏已成為酒業市場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。

 

日前,當《華夏酒報》記者在武漢的第二屆湖北酒商聯誼會上再次見到陳鐵錘,談及酒類收藏市場的發展趨勢,他仍然將文化視為決定性因素。“現代酒類消費離不開健康、文明的酒文化,而老酒的收藏品鑒,正是這種新型酒文化的傳播渠道和載體。”他說,作為一個具有多年老酒收藏經驗的“玩家”,非常看好酒類收藏市場的發展前景,這是酒文化回歸、復興與創新的大勢所趨。

 

老酒收藏應關注“文獻價值”

 

今年2月,陳鐵錘當選為湖北收藏家協會酒文化委員會會長,在酒類收藏之路上走過了十年旅程,這既是對他的一種肯定,也是一份激勵。

 

陳鐵錘年輕時當過兵,后來經營通訊生意,閑暇時便喜歡逛逛古貨市場,無意間買到幾瓶老酒,漸漸勾起了他的興致。“那是2006年前后,正是白酒市場火熱的時候,市面上有各種特供酒、專用酒。我當時確實毫無老酒收藏經驗,只是憑感覺認為這類產品有收藏價值。”陳鐵錘略帶些自嘲地說,隨著時間推移,對專業知識的鉆研越來越深,以及結識了很多同道好友,陳鐵錘的老酒收藏才轉上正軌。

 

老酒收藏的個中滋味,不親身經歷恐怕很難體會得到,用陳鐵錘的話來說,就是吃過虧、上過當,有收獲、有驚喜。比如被卷入某些“炒酒”圈套里,眼睜睜看著手中的藏品價格下跌一半還多,有時甚至買到“做舊”的老酒,根本毫無收藏價值;而每每費勁周折得到一瓶有價值的老酒,那種激動和喜悅又會延續好長一段時間。“就像書畫文物等藝術品的收藏一樣,風險是不可回避的,”陳鐵錘說,必須去研究它,對風險要有把控,對自己的情緒同樣要善于調節,這正是收藏樂趣所在,是對心境的陶冶和磨煉。

 

根據多年體會,陳鐵錘對老酒價值有自己的三條判別標準。首先是市場稀缺性,俗話說“物以稀為貴”,這是收藏市場的一條鐵律。此外,國家評定的等級資質對老酒價值也會產生很大影響,比如四大名酒、老八大名酒、八大名酒,以及地方名酒等等,都是老酒收藏者應該重點關注的。而陳鐵錘還提出,老酒收藏要看它的“文獻價值”,通俗點說,就是藏品背后的“故事”,如果一瓶老酒有著特殊的歷史淵源或經歷,那它的鑒賞價值和收藏價值都應該有相應的提升。

 

陳鐵錘以自己收藏的一部分黃鶴樓老酒為例,這批產品產于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,當時正值黃鶴樓酒業跌入低谷,由于在房地產、建材等領域的盲目投資,導致市場急劇下滑,企業經營陷入困境,而這時距離黃鶴樓蟬聯“全國名酒”稱號不過區區數年。“產自這種背景下的黃鶴樓酒,見證了企業的興衰榮辱,就具有比較特殊的文獻價值,”陳鐵錘分析說,無論對收藏者還是酒行業,這段經歷都堪稱警示,提醒后來者對待發展規劃與布局要慎之又慎。

 

浸淫老酒收藏圈子多年,陳鐵錘自認收獲良多,這既包括物質上的回報,也有結交同道中人所帶來的珍貴情誼,以及老酒收藏對自我內心的影響。“其實收藏老酒是件費時費力的事情,初期是要全國到處找酒,后來則是跟各地藏友們互通有無,互相交流,”陳鐵錘坦言,但收藏做得越深,就越能夠在酒文化的一方天地中感受到內心寧靜,透過觀察每一瓶老酒,揣測其酒體的優美風味,想象它所經歷的斑駁歲月,便感覺身心已融入中華酒文化的漫漫長河之中。

 

老酒收藏肩負著文化使命

 

如果選一個恬淡的午后,在陳鐵錘的藏酒室中聽聽那些老酒往事,必是一件很愜意的事情。這間屋子中,有序擺滿了各種名優老酒藏品,經典書籍、酒類書刊等錯落其間,又點綴些泛黃的江城老照片,而一墻之隔,則是茶香沁人的悠遠意境。身處此間,仿佛能觸及老酒與文化之間的相連血脈。

 

“在目前這樣的行業形勢下,老酒收藏肩負著一個非常重要的文化使命,就是引導健康、文明的飲酒方式。”陳鐵錘說,在絕大多數人眼中具有濃重傳統氣息的老酒收藏,實則是創新酒類消費文化的一個關鍵途徑。

 

在陳鐵錘看來,酒行業之所以遭遇到種種挑戰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酒類消費文化與時代脫節,不符合消費者的欣賞取向。以往由于物質條件所限,人們飲酒的機會比較少,難得喝上一次就要喝多、喝醉,因此形成了豪飲之風。而現在酒類產品極大豐富,人們追求的飲酒方式是健康舒適,具有文化品位的。“其實現代人對健康飲酒的必要性心知肚明,也樂于適量品鑒飲用,但由于相應的消費文化缺失,不干杯不成禮節,使消費者在被動情況下過量飲酒,身心俱疲。”陳鐵錘分析說,而老酒恰恰給了消費者一個很有力的“理由”,既可以少喝一點,又能喝出良好的感覺和氛圍。

 

“根據我多年觀察,人們對老酒藏品的飲用方式很有典型性,”陳鐵錘說,比如開酒之前,主人會對所用酒做一介紹,賓客往往感受到極高的禮遇,而在飲用過程中,由于老酒品格不凡,數量珍惜,所以大家都會細品慢飲,相談甚歡。由此來看,在現有的消費文化氛圍下,老酒可以成為消費者適量飲酒、文明飲酒的一個“理由”,而著眼長遠,它則是培育、引導消費者轉向品鑒式飲酒的有效“工具”,是創新酒類消費文化的一個市場“接入口”。

 

當然,即便是對老酒收藏如此癡迷,陳鐵錘也絲毫沒有“厚老薄新”之意。相反,對于一些真正有“誠意”的酒類創新產品,他非常贊賞,認為這也是酒類消費文化推陳出新的一種重要表現。“如果我們把視野放得更遠一點,在世界范圍內,葡萄酒之所以具有強大的市場生命力,離不開它的健康訴求,”陳鐵錘說,無論是價值不菲的名莊收藏酒,還是市面上常見的流通型產品,都具有共同一致的健康形象。對于白酒同樣如此,其健康文明的消費文化,需要從各種產品形式上加以整體表現,“無論老酒收藏還是新品開發,都要考慮到文化創新的問題,這樣才能幫助行業盡快走出調整期,與市場需求相輔相成。”

 

老酒市場,越“玩”越大

 

從入門到精通,十年的老酒收藏經歷,陳鐵錘始終不改“玩”的心態。盡管老酒收藏需要極高的鑒別技術,需要大量的專業積累,以及在投資風險之間做出抉擇,但陳鐵錘認為,做好這一切的基礎,是要擺正心態,以愛酒、賞酒之心,行藏酒、鑒酒之事,方能有所成。

 

在很多領域,民間高手正是這樣“玩”出來的,老酒收藏圈也不例外。據陳鐵錘介紹,為了在老酒藏品完好無損的基礎上進行真偽鑒定,藏友們研究出一套精準有效的技巧規范。比如從老酒的外觀上,能夠根據瓶蓋材質、酒標細節等與年代的對應關系加以判定,對于酒體則可以根據酒花來判斷度數情況。那么像陳年茅臺這種藏品,由于瓶身材質而無法觀察到酒花,又該如何鑒別呢?陳鐵錘介紹了一種“聽酒花”的絕技——用聽筒貼到瓶子上,就能“聽”出一瓶茅臺老酒的度數情況。

 

陳鐵錘相信,國內老酒收藏市場將越“玩”越大。從獨自玩到一起玩,從松散自發的圈子玩法,到行業協會組織下的規范發展,將全國各地的老酒收藏者緊密聯系在一起,又不斷加深收藏群體與酒企之間的交流合作,陳鐵錘對老酒收藏的市場前景非常看好。無論是整體市場規模,還是老酒收藏的水平與層次,收藏交易的規范化程度,都會不斷提升發展。“這是由社會和市場的趨勢所決定的,使酒類消費的形式更豐富,也意味著酒類產品的內涵價值得到進一步展現。”

 

在國外的酒類收藏領域,某些酒廠、酒莊傳承數百年,其“老酒”極其珍稀,身價高貴。“與它們相比,中國白酒的釀造工藝和品質價值有過之而無不及,當我們的名酒廠也都積累下百年歷史,相信我們的老酒收藏也會達到世界領先水平,成為全球矚目的熱點。”陳鐵錘對這一天充滿信心和憧憬。


330-300.jpg

吃鸡游戏名字大全伏地魔